sg588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4|回復: 0

試衣間裏的較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0 17:05: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免責聲明

本人呼籲會員們不要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擔會員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後果(和/或)法律責任

本圖像文件皆從網上(搜集/轉載)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下載鏈接僅供寬帶測試研究用途,請下載後在24小時內刪除, 勿用於商業目的

馬上註冊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地點:北京王府井大街世都百貨六層。時間:仲夏某星期六中午1:20分
雖然是周末,但象這樣隻賣高檔商品的專區,幾乎沒有人來。
   
   “服務員,請問這件胸罩多少錢?”
  
  
“嗨!小姐,哦,您真是好漂亮啊!這件真絲胸罩1850元,上個月剛從德國進的,賣的特快!是您自用嗎?”一個穿制服學生模樣的女孩回答道。
  
  
“對呀,是我自己用。”說話的女人叫鄭露,新新時代公司時裝模特,172厘米的高度,魔鬼般的身材,冷豔美絕的容貌,瀑一般披肩長發以及24歲的年齡,足以使其成爲該公司最靓最紅的的模特,此時正是她休閑購物的時間。

  
“我覺的挺適合我的,”說著,鄭露拿起胸罩比了比,這件黑色胸罩是最大尺碼的,不過和她的胸比起來,也隻能說勉強剛好,爲了買到合適自己的胸罩,鄭露已經走了幾家大商場,不是看不上,就是不合適,這也難怪,不管她走到哪裏,別人的吃驚總是先在她的臉上,然後停在她的胸部,‘波霸’這個詞她早就聽膩了,這一件胸罩她看來很滿意。
   
  
  “哎呀,小姐,真是不好意思,這件是這個碼的最後一件了,而且,兩個小時前剛剛有人訂下了,”
賣貨的女孩怯怯回答道,面對一個如此漂亮的大姐姐,小姑娘大概有點自慚形穢。
   
    “什麽?怎麽這麽巧?我剛來,就沒貨了!再給我找找!”
     
    “真的沒了,這種胸罩是有數的,進的就幾件。”
   
    “那我不管,那這件我要定了!”鄭露決定買下它來,不管用什麽方法。
   
  
  “這--?那,您稍等一會兒。”說著,小女孩兒轉身走進了裏間,不一會兒,另一個穿制服的女孩走了出來。
   
  
“哎呀,是鄭小姐呀,我說是誰哪!”這個女孩認識鄭露,老客戶了,每個月鄭露都要在這裏消費個千把元。
   
  
“訂貨的人還沒交錢呢,本來一小時前就該來取了,到現在還沒來,要不,您再等會,10分鍾後再不來人,就賣給您了。”
   
  
“還等什麽!真麻煩,就是我的了!我先去試試。”鄭露一臉的不耐煩,說著便迫不及待地拿起胸罩朝試衣間走去。   
   
  
  試衣間裏,不是太寬敞,但三面落地的鏡子,顯的很通透,門後是挂衣服的地方,此時挂的是鄭露上半身全部的家當,半袖的真絲無領白色襯衣,肉色帶镂花紋的超大胸罩,黑色真皮小坤包,此時那條純黑的真絲乳罩已經帶到鄭露的胸上,她正觀賞著鏡中的自己,黑色隻有兩條窄帶相穿的高幫鞋完全地襯托出她兩條光潔修長的腿,沒有穿絲襪,下身淡黃色超短裙緊緊包貼住她異常圓潤豐滿的臀部,健康完美的小腹,勻稱排列的肋骨正好將她那碩大的雙乳完全展示出來,那黑色胸罩緊緊撐著這兩個仿佛要爆開的肉團,但周邊仍露出一些,看上去極爲性感,鄭露慢慢彎下腰,雙乳便低垂而下,乳勾更是變得極深,從外往裏看去,若隱若現,無比誘人。
   
  
  “看來真是不錯,”,她擡頭看著鏡中的自己自語道,扭動身子,賞識著自個兒迷人的身體,眼中透出些許自戀,些許陶醉的意味。


  
忽然,試衣間外面有高跟鞋很響的聲音,隱約還有賣貨小女孩著急的話音:“......王小姐,真的--真的對不起,沒辦法,您來晚了,要我能怎麽辦哪?......”
   
  
  “那有這樣的道理,我在這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都跟你們經理說好了的,那有你們這麽辦事的,什麽時候賣的?”
   
  
  “剛賣,可能您也認識,是時代公司的鄭小姐,她正在試衣間,也沒交錢哪。”
   
    “哦?--哼!是她,好了,忙你的去吧,這你別管了,......。”

  
  由于試衣間的隔音極好,鄭露隻是聽道了幾個字,也沒多想,依舊欣賞著鏡中的自己,看看差不多了,這才滿意地將胸罩解了下來,剛一轉身,忽然,試衣間的門開了,緊接著,一隻棕色的高跟鞋帶著一段修長白皙的腿出現在視野中,隨後,一個窈窕的身影閃了進來,鄭露嚇了一跳,剛想喊叫,待看清來人,忽然臉沈了下來,眼中射出了兩道冷冷的光,“是你!你進來幹嗎?”鄭露問道。

  
  進來的女人可以說又是一個人間尤物,同樣高佻的個子,披肩的長發,魔鬼般的身材,同鄭露一樣美麗絕倫甚至更加冷豔的容貌,不過雙眼正迸發出兩團火光,狠狠迎上了對方射來的冰一樣的目光,這個女孩叫王茜,是另一家叫麗人行模特公司的紅星模特,也正是開始訂那條胸罩的人!麗人行模特公司和新新時代公司是兩家最激烈競爭的公司,而鄭露和王茜分別是這兩家公司的當紅模特,不光如此,兩人更是在去年的模特大賽上殊爲死敵,參經當面相互冷嘲熱諷,差點對罵起來,因此雖然認識,但都對對方極沒好感,彼此厭惡,沒想在這裏不期而遇,狹路相逢!
   
    “喂!那條胸罩是我先要的,憑什麽你要拿走!”王茜火藥味充足地說道。
      
    “誰讓你來晚了的,我已經試過了,它就是我的!”

  
  鄭露冷冷地回道,同時,剛才擋在胸前的手自然地放了下來,胸脯高傲地向前挺了挺,豐碩的雙乳仿佛向對方示威一般展出,在另一個美女面前,這是最好的挑釁和回應。
   
  
  “哦!?試過了?難道你不嫌它太大嗎?”王茜譏諷道,隨手反鎖上了門,身體恰恰擋住了門後的挂鈎。
   
  
  “哼!,大?我倒覺得它小了,我看你帶著它才不合適,你的胸那麽小!”鄭露聽王茜拿話刺她,惡惡地反擊道。
   
  
  “我的小,是--嗎?!”王茜此時已經火冒三丈,但越漂亮的女孩子越聰明,當然也越大膽,此時她反而頭腦冷靜下來,臉上變得冷若冰霜,冷冷答道,同時雙手左右一分,穿在身上的短袖露臍上衣便隨之而落,兩隻滾圓肥碩的乳球顫動著滾了出來!居然沒有帶胸罩!
   
  
  “哦!你,--婊子!”鄭露對王茜的動作顯得有些吃驚,不過並不畏懼,反而受刺激般往前走了兩步,兩人的距離在縮短。
   
  
  “你罵誰!騷貨!搶人家東西還罵人,不服氣咱倆比比,誰輸了胸罩就是誰的,敢嗎?”王茜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兩個漂亮女人面對面站在了一起。
   
    “比就比!輸了的還得付錢!咱倆--”
   
  
  鄭露忽然語塞,比什麽呢?看誰的乳房大?可怎麽比呢?想著,她的眼光由和對方目光互鎖對瞪中瞄向了對方的雙峰,“好大!”鄭露心中暗想,展現在她眼前的是一雙肥碩的豐乳,象兩個半球般扣在王茜的身上,白的象玉,在球的頂端是粉紅色的乳暈,不是很大,但上面有些許凸起,簇擁著正中則是兩粒同樣粉紅園潤的乳頭,仿佛長成的鮮嫩草莓,使人垂饞不已,即便是如此巨大,可王茜的雙乳仍然向前挺立著,絲毫不垂,看著對方如此嬌人的乳峰,鄭露有些發呆了。

    “哼!”

  
  看到鄭露的表情,王茜冷哼了一聲,一臉的不屑,更是聳了一下腰,使乳峰筆直朝前挺去,同時雙手從下面擡起托住自己的雙乳,輕輕地攥了一下,肥碩的兩個肉彈彈性十足地延長了體積,這時她的目光也落在了鄭露的雙乳上,剛一看到,瞳孔忽地縮了縮,出現在她視野裏是如此豐滿巨大,有些橢圓而有非常堅挺的乳,乳暈和乳頭好像都比自己的大些,顔色暗紅,尤其乳頭象刺槍一樣向前聳著,整體看上去非常成熟誘人,受到同性美女巨乳的視覺刺激,王茜忽然感覺臉上發熱,心跳加快,全身的血液湧向自己的雙乳,直到乳尖,仿佛手裏這兩團肉有生命似的,能購感受到大腦的想法和對方同一部位的刺激,微微發紅,漲得更加巨大,圓潤的乳頭也堅硬起來更加漲圓,仿佛要拼命地壓過剛剛刺激過自己的那個對手。

    “嗯--!”

  
  看到對方一切變化的鄭露此時回過神來,不知怎麽,竟然呻吟了一聲,而自己的身體裏也在發生著變化,好熱,雖然大廳裏空調很好,試衣間裏不過有些氣悶,但鄭露還還是感到全身變熱,身體變得很敏感,血流加快,身子有些微微發抖,此時她手裏的那條黑絲胸罩已被她放到了牆邊上,雙手不自覺地遊上了雙乳。

    “你--你的有多大?”鄭露忽然低聲問道。

    “總比你的大!你--你的有多大?”王茜並沒有報出自己乳房的尺寸。

    “哼哼!這樣咱倆怎麽比,我還說我的比你大呢,難道還找尺子量嗎?”

  
  鄭露一臉不屑邊說邊揉搓著雙乳,揉的動作絲毫不比王茜的小,似乎在任何一點上,都不肯讓對方占上風。

  
  過了一會兒,兩人誰也沒有說話,隻是默默相互打量著對方,偶爾扭動一下身體,帶動乳波輕顫,騷手弄姿向對方示威似的,鄭露用手向後梳理著頭發,頭也向後仰著,手肘向高一擡,受到手臂的夾制,巨乳更是向上變形地凸出,王茜也不甘示弱,開始做同樣的動作,此時從三面落地鏡子中展現出無數隻半朝著天的變形巨乳,極是淫糜的場景,可惜隻有她們倆人看到,頭仰向後,鄭露有些站不穩,覺得要向後倒,忙立起頭來,帶的身體往前走了一步,正好王茜也正往前聳著,于是四隻乳頭碰撞在一起,“嘶--嗯!”“嘶--啊!”兩人都被刺激的倒吸了了一口氣,同時驚呼了起來,交在一起的乳頭便快速分開了!

  
  兩人互瞪著對方,手都捂著各自的雙乳,誰也沒有說話,空氣中隻有空調氣流的嘶嘶聲和隻有她倆自己能聽到的快速心跳聲,剛才乳頭相觸那種驚心動魄的電擊感覺還沒有完全消失,雙方都在回味著。

  
  “你,你的乳頭有多硬?哦--!”王茜問道,剛說出來,發覺失口,忙用手捂住嘴。

  
  “很想知道嗎?足夠搗碎你那個部位的!敢不敢再試試?”鄭露一臉壞笑,惡狠狠地說。

  
  “是--嗎!?那就讓咱倆比比看誰的波更有勁,誰搗碎誰!”受到挑釁,王茜毫不示弱,一個出奇大膽的想法脫穎而出,滿面通紅地回應道。

  
  “來呗!我怕你,也不照照鏡子,你那倆塊肉蒼白無力的,哪能跟我比!看我怎麽把它倆搗到你後背去!”

  
  鄭露露骨地譏諷著對手,奇異的氛圍,挑逗刺激的對話已經使她渾身發燙,難以自抑,于是她慢慢調整著身子,托著的雙峰筆直指向對方。

  
  “再蒼白無力也比你兩個又松又軟的大面包強,待會我就讓你那倆顆蛋變成壓縮餅幹!”

雙眼冒火的王茜忽然覺得很餓,餓得前胸貼後背的,于是一串食品便脫口而出,邊說著,也調整身體對著鄭露,兩個渾圓的肉球凸突回指著。

  
  兩個火熱的軀體迅速接近,四條雪白豐腴的腿在隻有半步的距離象樁子一樣叉開著牢牢定在地上,凹凸的肉體曲線向上延展,越往上便越接近直到一掌的距離處,四座奇峰相對聳立:

      乳-乳  峰-峰
      乳-乳  峰-峰

試衣間鏡子中無數個鄭露面對著無數個王茜,影影疊疊,肉光十色,春光無限,同樣赤裸著上身+飽綻的超短裙+修長的雪腿+性感的高跟鞋+高聳的嚇人巨乳,憤怒+性感+紅如酒醉的臉。

  
  受到這種奇異氛圍和空氣中彌散著的情色氣味的刺激,兩個女人都感到腎上腺素急劇的分泌,血液沖蕩著全身,身上汗出如注,更使兩人身上罩著一層油亮的光感。

  
  “現在後悔還來的及!待會兒會很痛的,知道嗎?小-蕩-婦!”感受著對方體溫和體味兒的刺激,鄭露眯起雙眼,小狐狸一般狡猾地說道。

  
  “嗯--!關心你自己吧,別忘了輸了付錢!浪-貨!”王茜更是性感地往前偏了偏頭,充滿了挑逗意味。

  
  兩個絕色美女你刺我一句,我紮你一句地對峙著,雙方的目光又交鋒在一起,厭惡+不屑一顧+挑釁+刺激+調情......真是複雜至極,空氣仿佛要爆炸一般,兩人此時正在最後階段審視著對手異常巨大豐滿又變得濕漉的武器,表情都微有些吃驚,都有些不敢自信的樣子,決戰前的片刻沈默才是最撩人心懷的時刻!

  
  “會不會輸給她,她的乳頭又紮又硬,橢圓乳房的女人好像性欲特強,不會弄壞了我吧?”王茜心裏自討道。

  
  “要不要放棄哪?看她的乳房飽滿肥碩,象充滿了力量,會不會壓痛我?”鄭露也心裏疑慮。

  
  不過這時已經不容她們倆反悔了,強烈的自尊心使兩個喜歡爭強好勝的女人陷入了無法躲避的乳房決鬥圈中,兩人擡起頭來,交互的目光中都露出了絕望無助的眼神,相對的乳頭象得到了暗示似的在瞬間再次充血漲大,乳頭莖都挺立了起來。

   “還-還等什麽?來吧!”鄭露顫聲低吟道。
   
   “嗯--!來--來吧!”王茜同樣顫巍巍變形的聲音。

    隨後,兩人的身體都猛地向前挺去!

  
  “砰!”四團豐碩肥嫩的肉團碰撞在了一起,四粒乳頭也正好在同一水平線的高度相遇了!
   
    “哦--啊!”
   
    “啊--嘶---!”

  
  相交的乳肉很快地變形,剛找到對手的乳頭在外面電擊似彈動較了一下勁,隨著乳暈粘熱的對貼一起鑽進了和對方急劇密合的軟肉中。

    “噢!好痛啊!”

  
  麻,澀,又酸又脹,兩個女人的神經中樞已經完全被感觀的刺激所占據了,鏡中此時出現了很多對糾纏在一起的女性胴體,好可觀的場面。

    “嗯-!”  “嗯————!”

  
  兩人口中發出了低沈的嘶吟聲,好像又都不敢大聲,怕外面有人聽到似的,緊咬著牙齒,四隻手臂已下意識地環抱住對方的腰肢,從後面牢牢抓住對手短裙帶,使勁地用著力,重壓之下,四隻乳峰已完全變了形狀,現在看起來有些象吸盤吸在一起的樣子,身體開始搖晃起來,腳步踉跄著,四隻高跟鞋落到地面的的聲音此起彼伏,兩人眼睛都變得通紅,像發情的雌獸瞪著對方,呼出的熱氣噴到彼此的臉上,真正的較量終于開始了。

  
  扭動中,王茜旋搖著身體,使勁鼓動著乳肉,使自己的乳頭調整到最佳位置,以便好用力壓痛對方,此時的神經感覺極爲敏感,對方乳頭稍微的錯動距離都是如此的清晰,當然酸脹麻痛的體感更是強烈!鄭露也在作著同樣的調整,此時,她已經微占上風,堅挺的乳頭緊緊鎖咬住對手的同一部位,就這樣兩個漂亮女人胸連著胸互鎖著激烈肉搏著。

  
  空氣已經有些渾濁了,乳鬥仍然在繼續,兩人的頭部靠在一起,臉扭向一邊緊貼著,任由汗水流淌,鄭露的上風優勢顯露出來,胸部連聳著,頂的王茜直象後靠,快要貼到鏡子上了,忽然王茜動作停了下來,喘息著在鄭露耳邊說道:“你還想穿著衣服走出去嗎?”鄭露一怔,動作也停了下來,王茜接著說,
   
  
  “你-你快把我的短裙扯碎了,你扯我的,我就撕你的!”王茜借說話之機調整著身體。

    “好,脫掉再比,還怕你跑了不成。”占上風的鄭露不無得意地答道。

  
  終于,兩具汗濕的胴體開始分離,四隻粘在一起的大乳房打著黏依依不舍地脫了開來,上面滿是汗水,因爲剛才的擠壓扭動都顯得有些微紅,很快,兩條超短裙脫落到地上,這時她倆發現對方和自己一樣穿著同一牌子的真絲镂空三角褲,誘人的毛發時隱時現,而下面全部濕透,蓦地兩女的臉變得通紅嬌羞,心中都在想這個樣子還和對方較量不較量了,
很快,相互間的不服氣和對那條黑絲胸罩的占有欲望使得兩女再次面對面地靠近了來。

    “這次看我怎麽軋平了你!”壞壞的笑再次浮現在鄭露的臉上。

    “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哪,看看笑到最後的是誰!”王茜冷冷地回答。

  
  兩人的乳峰再次相對在一起,忽然王茜快速地伸手緊緊揪住了鄭露發脹的乳頭,用力一捏,“嗯啊!!!!好痛啊!”鄭露驚叫出聲,臉上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手也毫不客氣地捏上了王茜的乳頭,“哦!!!!啊!!!”王茜也露出痛苦的表情。

    “騷貨,敢掐我乳頭!松開我!”

    “掐你怎麽著,你的不是很有勁嗎?哦--!你先松開我!”

兩個人四隻手臂交錯著互揪著對方的兩個乳頭,使勁地捏著,拉扯著,四隻乳峰便被拉的極度變形,淫糜地伸展開來,一時間,乳波四顫,嬌喘連連,由于手上也全是汗,所以,被揪住的乳頭經常滑脫,兩女更是脫開又揪,揪了又脫,忙的不亦樂乎,隨著兩聲發自喉嚨深出的呻吟聲,兩女相互揪得性起,突然都放開手,緊緊摟在了一起,四隻巨乳重又膠著在一塊,下面四條修長的雪股帶著誘人的镂花三角褲也相互交纏起來,鄭露一把秏住王茜的頭發,手上使勁,惡狠狠將臉湊上去,貼近王茜的臉罵道:
   
    “王八蛋,敢使詐!噗呸!”一口粘稠的唾液吐到王茜的臉上。
   
  
  “操你媽的,就詐你,呸呸!”王茜也抓住鄭露的頭發,回啐到對方的臉上,一時間唾液飛濺,兩人臉上全是粘粘的液體,順著各自的脖子,都流到正相互摩擦肉緊的巨乳上。

  
  “撲噗,噗噗,噗啪!”相連的胸部發出粘液相摩的怪聲,使兩個瘋狂的美女停止互啐的動作,吃驚地對望著。

  
  這種聲音刺激得兩人全身發抖,全部的意識再次回到聲源部位,四顆發紅發腫的乳頭再次頂接在一起,拼命地擠著,絞著,相互揪發的手一隻已經松開,緊緊揪住對方的镂空三角褲,由于有了大量唾液的潤滑,四粒乳球跳彈圓轉,滑來摩去,你黏過來,我膩過去,淫糜四射,此時兩人已經不是在乳鬥,而是在乳交了。

    “你-你想要做什麽,哦!好刺激啊!”王茜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場面。

    “做什麽,做愛!小妖精,誰讓你招我!”鄭露已經失去理智了。

  
  兩個女人的動作變得越來越粗野用力,大腿,腰胯都在扭動著,四隻手更是相互色情下流地撕扯著對方身上唯一的镂花三角褲,臀腹下體早已摸了個夠,很快,倆條不堪拉扯的三角內褲變成了數塊碎片,飄落在地,赤裸的下體緊貼發瘋似的挫搓著,兩人已經完全靠在了兩面鏡子相折的角上,從鏡子看去,仿佛六個裸體美女摟在一團,群體劇烈地蠕動著,淫亂的場面持續了將近一刻鍾,忽然,試衣間外響起了腳步聲。

   “ 那我試試這件衣服,要合適,我就買下來......” 外面有人說話!!

此時試衣間裏面鄭露正摟著王茜使勁聳動著,一條大腿插入王茜的裆中,狠狠地撞擊對頂,手也不老實地撚搓著王茜後面的臀縫,嘴裏發出滿足的哼唧聲,王茜也一手正掐著鄭露小腹下帶毛的贅肉,牢牢攥著,指頭勾住下面唯一的肉縫,攪動著,雙腿緊緊夾住對方伸過來的大腿根部,劇烈回應著,猛然,王茜探頭張嘴緊緊吻住了鄭露,牢牢包住對方的唇,不讓她發出聲來,原來王茜聽到了外面的聲音,知道有人來了,而鄭露正忘情地吭哧著,聲音不小,王茜雙手正忙的厲害,隻有用嘴來封住鄭露的嘴了,兩個美女瘋狂抱著聳動的身子倏地停了下來,試衣間裏立時安靜了,此時有人正在擰把手!

    “咦,鎖著哪,是不是裏面有人?”

    “不會吧,要不我去那鑰匙。”是賣貨小女孩的聲音。

  
  屋內的兩個裸體美女緊張的不得了,真不知該怎麽辦了,隻想找個地縫鑽下去,天哪!怎麽辦??兩人嘴對著嘴,雙方眼睛無助地對看著,身體益發纏緊,隨著肢體的用力,忽然王茜感到全身一熱,一股熱流湧向下腹,天哪!竟然在這時想發洩,真不是時候,她想拼命忍住,手上越來越用勁,被攥住下腹癢肉的鄭露隨著王茜的用力猛地一顫,居然也到了顛峰時刻,身子也熱了起來,于是她竟吐出了舌頭,鑽進了王茜的嘴裏,這時,兩人再也忍不住了,同時下體相連的部位高頻顫抖著,忽地先後噴濺出兩股白色的粘液到對方的裆中和腿上,相吻的嘴裏更是舌頭翻卷,勾纏缭繞在一起......。發生的這一切都是無聲中進行著,生怕驚動外面的人,而這種方式又使二人酣暢淋漓,一瀉如注,真是極度驚險刺激,絕對高峰體驗。

  
“算了吧,找鑰匙多麻煩,我到樓口的試衣間去吧,正好收款台在那......。”試了一會兒,還沒開開,那人放棄了。

   “好吧,那我陪您去......。”隨著話音,腳步聲遠去。

  
過去了!兩個女人的心才都放回肚子裏,相吻的四片唇漸漸分開,卻又帶起一條細細的唾液絲拉在兩個嘴角邊,剛剛發洩完的兩人漸漸恢複了理智,相擁相抱的裸體分了開來,分開後,她們又開始相對打量著--兩人上身乳峰都蹭的發紅,顯然是太用力所至,唾液的痕迹非常明顯,激情之後,乳頭已經恢複了原來的樣子,而下體處及大腿內側都是黏膩的白漿,也分不清是誰的了......。

  
  兩個美女都在爲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深深懊悔著,從她們陰晴不定的臉色就可看出,顯然和自己的仇敵做了那樣的事情,心裏極爲別扭,回想剛才的過程,都覺得有點同性相奸的味道,而且,那條黑絲胸罩......?

    想到胸罩,兩人目光再次相對。

    “怎麽,還要不要比,那條胸罩我是不會放棄的!”

    王茜邊說邊想到剛才的比試,臉又蓦地通紅。

    “我是不會把它讓給你的,不過這太窄了,咱倆換個地方說話!”

  
  鄭露悻悻說道,臉上露出意猶未盡的樣子,顯然剛才是那樣的驚險,刺激場面和淫亂的行爲讓她又有些蠢蠢欲動。

    兩人邊說著,邊拿起地上撕碎的布條擦拭著下體和收拾最後剩下的衣物。

  
  最後,兩個美女終于講好了方法:先一起買下這條胸罩,然後到對面的王府飯店開個包間,繼續她們之間的胸罩之爭,沒有結果決不罷休......!!

     “服務生,給我開個房間!”

  
  鄭露此時邊喝著可口可樂邊對飯店服務台裏叫道,王茜站在她的旁邊也在喝著可樂,不過是百事可樂,兩個女人經過一場肉搏,都渴的不行,即便如此,在買飲料的時候也是選的跟競爭對手似的。

    “1609號房,您的鑰匙,小姐!”......。

  
  “嘿,哥們兒,看看!美女就是美女,不光長的正點,連走路都這麽優雅......。”

  
  剛把鑰匙交到兩個美女手中的男服務生低聲和旁邊的同事說道,不過如果他知道這兩個美女如此走路是因爲短裙下面什麽都沒穿的話,他的下巴立馬兒會掉到地上......。

  
  電梯間裏,樓號的數字顯示向上變化著,面對面的兩個人都毫無表情,雙手抱在懷裏,嘴裏含著玻璃瓶口,偶爾擡頭喝上一口,四道冷冷的目光相互敵視著。

   
“待會兒咱倆怎麽玩兒?劃出道來吧!玩什麽姐姐我都奉陪到底!”鄭露打破了沈默,一副不把對手放在眼裏的樣子。

   
“哼!就你?”王茜冷笑,忽然放下手伸過頭去,湊到鄭露的臉前揶揄道:“剛才試衣間裏被奸的滋味如何啊?小妹妹?”

   
“哦!你強奸我?搞錯了吧!好像你先來高潮的嘢!差點兒淹死我哦!”鄭露故作驚訝。

   
“分明是你忍不住,先吐的舌頭!你那裏黃河絕堤似的,怪不得北京缺水呢!還好意思說!”王茜狡狯道。

   
“你!騷貨!不服氣再來比一場,看誰先把誰給奸了!”鄭露有些被激怒了,雙手叉在腰上也探頭湊近王茜的臉道。

     “好!誰先把誰弄軟了,就算贏,堅持到最後的人拿走胸罩!”

     “誰輸了還得付房費!待會兒我就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兩張同樣美豔而又憤怒的臉幾乎貼到了一起,呲牙咧嘴地相互咆哮著,仿佛都要吃了對手一般。

     “叮,叮。”

    電梯忽然停住,16層到了,隨即電梯門緩緩打開。

  
  “哦!對不起......”一個帶眼睛的中年男子看到電梯裏兩個美女如此“親昵”動作,捂嘴驚道。

    “哼!”

    “哼!!”
        
  
  兩個“親昵”的美女各自臉紅了紅,冷哼了一聲,徑直走過發呆的男人,消失在樓層的過道中......。

  房間內,黑色的真絲胸罩此時正躺在床上,旁邊的床上則是鄭露和王茜身上的全部家當!坤包,短裙,襯衣,和鄭露的白色胸罩,床邊則是兩個赤裸相對充滿了誘惑力的胴體,四隻性感的高跟鞋在輕巧地挪動著,兩人都在調整著最佳位置。

    “母狗!在這你可以大聲叫喚了,不怕被別人聽到不好意思!” 王茜吼道。

  
  “騷貨!就會嘴上占便宜,動真格的你就趴下!來吧!讓咱倆先來場熱身賽!鄭露也吼了起來。

    “先摔一跤!來呗!”

  
  兩人就象有默契般,都仰頭喝光了瓶中的可樂,將瓶子甩到地上,撲象了對方!甫一接觸,四條手臂交纏在一起,相互緊緊抓住對方光滑的肩。
      ----我撞!!!

      ---我也撞!!!!

    “砰!”

    “砰!”  “砰砰!”

  
  四隻巨乳竟然對著撞擊起來,隨著撞擊,兩人身子向後彈出,但由于手互抓著,沒有分開,反而再次前沖互撞在一起。

   “嗯——!啊!”

   “噢!  啊--!”

  
  隨著肉體的撞擊聲,兩人喉中發出痛苦的呻吟,又酸又痛的麻脹感覺再次回到了身體中,四隻對撞而變形的巨乳仿佛變成了兩面肉質的盾牌,而堅硬的乳頭則變成了肉矛,此刻古老的矛與盾的故事正演繹在鄭露和王茜的肉體上,到底矛刺穿盾,還是盾折斷矛,兩個美女已經無暇考慮了,隻是不停使勁鼓動著肥碩的乳肉,和對手死磕!再死磕!!

  
  就像火石擦火一樣,相互撞擊的乳房隨著皮肉的摩擦,溫度高漲,血流加速,乳頭再次充血而高挺,身體又開始冒汗,每撞擊一下,酸麻的感覺便加劇一次,拱得火起,終于緊緊摟抱在一起,乳峰相交,強烈的同性性感刺激的雙方渾身顫抖,好酸!......麻呀!......不能輸給對手!兩人幾乎同時想到這點,上面剛一抱緊,下面四條雪白豐腴的長腿又相互叫起勁來,互相給對方使拌子,以使對手摔倒在地,兩個美女各自把頭都枕在對手肩上,摟肩勾背,竟真的摔起跤來了。

  
  經過一番激烈的肌肉角力戰,鄭露再次獲得了優勢,喘息著將王茜摔倒在地,赤條油汗的身子重重壓在對手同樣油汗的裸身上!

    “你....你快不成了!認...認輸吧!”

  
  鄭露喘息著,坐直身體,雙手緊緊攥住王茜的雙腕壓在地上,火熱潮濕的陰戶正坐在王茜的腹部。

    “我不會輸的!嗯--!”

  
  王茜拼命扭動著身體,兩條大腿卻是有力使不上,朝左右伸縮晃動著,帶動陰戶整個地顯露出來。陰唇變紅充血,一副擇人而噬而又找不到對手的樣子。
   
    “不成就是不成,騷貨,你哪點比得上我!”

  
  鄭露得意地低頭說著,下垂晃動的巨乳顯得更加碩大性感,說完擡起臀部,重重撞壓在王茜腹上,然後重複了同樣的動作!
            
    “噢!!--婊子!母狗!” “呸!”

    王茜痛苦回罵著,然後一口唾液吐在鄭露得意的臉上。

   “敢啐我!呸!”
   
  
  鄭露回啐道,身體向前挪動,竟將臀部移到王茜的胸上,同時用膝蓋代替了自己的雙手,壓住對手的手臂,然後猛的往下一坐!陰戶恰恰坐在了王茜的左乳上!

    “啊--!王八蛋!變態狂!”王茜嘶叫著。

    “再罵,再罵就坐到你臉上!羞死你!”

  
  王茜感到自己的左乳乳頭竟已鑽入對方的陰唇中,灼熱的溫度燙傷了全部身體的神經,一種強烈的被羞辱感覺湧上腦門,這種感覺反而使她冷靜了下來,知道這樣做毫無用處,于是她放棄了掙紮。

  
  鄭露此時正陶醉著,即將獲勝的感覺和下體摩擦對手乳房的體感使她有點忘乎所以,旋動著屁股,用陰唇緊夾住王茜的乳頭研磨著,騰出的一隻手向後拍拍王茜的陰戶,然後兩個手指往裏一勾,在裏面大力攪動著,開始手淫王茜!

  
  王茜被刺激得頭都有些發暈了,使勁鼓動乳房,迎合著鄭露下體的旋動,乳頭向對手肉穴裏攢刺著,爲了迷惑鄭露,嘴裏更是發出極度色情的呻吟聲,她正在找尋著機會,準備一舉反擊。

    “哦!啊--!嗯-嗯!啊--!”

    “啊--!嘶--!哦--!”

  
  鄭露聽著對手如此大膽色情的呻吟聲,忍不住也縱情呻吟了起來,一時間,整個房間充滿了此起彼落極度挑逗色情的二重奏。
   
  
  兩個女人都強忍著對方給自己造成的強烈性欲,卻都對對方施加著,因爲誰先高潮就又可能誰先輸掉這場比賽,也許身體反扭著刺激對方不方便,鄭露慢慢將身體倒轉過來,背部對著王茜的頭,身體正面轉向了王茜的下陰部位,就在剛剛轉過來的一瞬間,王茜的一條胳膊猛的一掙,脫開了鄭露膝蓋的束縛,按在鄭露的後腰上,同時一使勁,雙條長腿翻騰彈起,帶著汗濕緊緊夾住了鄭露的脖子,往下一挺,一拉......。
  
“好了!終于扭轉了局面!”王茜心裏暗道,脫開束縛的雙手已經盤上了鄭露的臀部,剛才鄭露肉穴夾攢自己乳頭的刺激正在最要勁的時候,王茜可不想半途而廢,不爲了對手也得爲自己。

  
  “婊子,看我怎麽強奸你!”王茜嘶吼著,身體翻轉過來,將鄭露壓在了身下,雙手更是抱住鄭露的大腿使勁擗開,發脹的肉乳變形地擠向了對手的肉穴。

    “啊!好癢啊!”

  
  鄭露被刺的發了狂,一邊嘶叫呻吟著,一邊也用力扒住王茜的腿根,胸脯一挺,一隻乳峰也攻入了王茜的陰戶內!

  
  倆個裸體密合著在地上翻滾,腿都夾住對方的肩,側著身各用一隻手攥住一隻乳房使勁塞入對方濕透的肉穴,整個看來就象兩條蠕動著的大肉蟲卷在一起,邊扭動邊發出驚人的浪叫,肉穴裏的乳頭受到淫液的刺激變得小指粗細,使勁刮蹭摩擦著柔軟多汁的肉壁,陰道內痙攣著,充血的陰唇滿含膩黏的液體如小嘴般又死死回咬住乳頭和擠進來了乳肉,天敵般彼此誰也不放開誰,如此淫穢的場面持續了很久,終于兩人都忍不住了,喉嚨裏高聲嘶吼著,高潮疊起,噗噗連聲,肉穴中各自噴出大股的淫液到對方的乳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2-29 20:23 , Processed in 0.26979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