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588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71|回復: 0

炮友同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1 20:19: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免責聲明

本人呼籲會員們不要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

本人亦不承擔會員將本站資源用於盈利(和/或)非法目的之任何後果(和/或)法律責任

本圖像文件皆從網上(搜集/轉載)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下載鏈接僅供寬帶測試研究用途,請下載後在24小時內刪除, 勿用於商業目的

馬上註冊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我叫小董,在一間客戶服務公司裡工作了3年多,我的部門裡有一位50歲的主管,兩個女同事,分別是40歲,巳婚的艾莎姐和28歲的小姿,兩人的共同點,就是身材特別好,都是我平常自己來的幻想對象,這也是我不想離職的原因。

我因為自己獨自租房生活,所以艾莎姐很照顧我,下班後常叫我去她家吃飯。時間久了,我跟艾莎姐的先生與兒子都很已熟了,進出艾莎姐家像在走廚房一樣,平常或假日我有事沒事都往她家裡,而艾莎姐待我也像弟弟一樣。

這一天星期六,早上大約10點,我也是無聊,因此一如往常,往艾莎姐家去了。到了艾莎姐家,我在樓下按電鈴,等了約莫一下,沒人開門,奇怪,要平常她兒子早就開門讓我進去了,再按一次,對講機終於出聲了:「誰啊!?」(正是艾莎姐的聲音)。

「喔!艾莎姐,是我、小董啊。」

艾莎姐在對講機裡說:「你等一下,我幫你開門。」

一下子,艾莎姐下來了,但她門一開,我眼睛為之一亮,她可能還在睡又不好意思讓我等太久,因此穿著透明的粉紅色睡袍下來開門 ,一眼全看透,秀出了李姐美好的身材和裡面黑色的內衣褲;估計她身材應該是36D,27,36。

我馬上很禮貌地跟艾莎姐門招呼:「早!」

但我早已經失神了,只有在網路看看美女圖或A片,好久沒見到真材實料了。我恍神著,眼睛釘著艾莎姐身上看,而她也注意到,但可能是她一直以來都把我當弟弟看待,因此她敲了一下我的頭,說到:「你…太久沒碰女孩子了喔、早!」


進到客廳、艾莎姐先去廚房到了一杯水順手拿了報紙給我,但打從一進門我跟在她後面上樓,我眼睛一直沒離開她身上,而我的隋具也打從一進門就升旗了,而艾莎姐東西拿給我後轉身就進房去,可能也不好意思這樣的穿著繼續在我面前了。而我則翻翻報紙。

不一會兒、艾莎姐從房間出來,著白色的T恤,下面則穿一件運動褲:「吃過早餐沒?」

「吃過了,剛哥和小偉(艾莎姐的先生兒子)呢?」我問著。

艾莎姐說:「他們回鄉下去了,今天鄉下在熱鬧,他們回去吃辦桌了。」

「喔!那艾莎姐妳怎麼沒回去啊?」

艾莎姐說:「沒,因為我下午要去同學會,老同學從國外回來,很久沒見面了,難得機會,所以我就沒跟他們回去了,到是你,那麼早跑來,又想找我老公下棋嗎?」

艾莎姐邊說邊泡咖啡,而我就坐她正對面的沙發上。當她彎腰到桌底下拿咖啡時,她領口的上衣若隱若現,D罩杯的好身材,又現在我眼前。

「嗯、對啊,想說一大早沒什麼事,找剛哥下下棋,打發打發一下時間。」邊說著、我眼睛一直離不開艾莎姐姐的領口。而我剛放鬆的褲襠一下又頂起了。

艾莎姐道:「好吧!反正我空著也是無聊,我陪你下棋吧。來、你去書房把棋盤跟棋子拿出來。」

「好!」我先喝杯水降降溫,便起身走進書房拿象棋,但奇怪,今天象棋怎麼不見了,以往都放在櫃子上的。

我隨口問:「艾莎姐!象棋怎麼不見了?」

艾莎姐說:「對了!昨天我老公他朋友來有玩,我把它收起來了。」說完,她走進來,在另一個櫃子上拿出;可能是我跟在她後面靠她太進,她拿到一轉身便撞到我,手上的象棋便散落滿地。

「啊…對不起!」我說著。

「沒關係!趕快撿一撿。」艾莎姐說完便彎下腰,手與膝蓋著地,開始撿象棋。

而我也趕快蹲下撿,但打從艾莎姐一彎下她的領口開放,36D的乳房又現在我眼前。我馬乎著撿棋子,眼睛完全沒離開她的乳房,真是漂亮。

撿著撿著,艾莎姐順著撿棋子的方向而轉過身,變成臀部向我,而我在她身後,有點失望,但從後面看,她不大不小的屁股,實在讓我受不了;我實在忍不住了,決定豁出去了。

「艾莎姐!」我叩完之後,由於艾莎姐蹲著背向我,我直接將她的內褲與運動短褲拉下,剎那間,她的小穴成現在我眼前,而艾莎姐可能也是嚇到,立刻轉身坐在地上順勢要 將褲子拉起,我則向她撲上去,將艾莎姐壓在地上。此時,獸性大發,而艾莎姐掙紮著,試著將我推開,但此刻她的力量怎麼有可能大過我,也可能還顧慮著怕太大力傷到我,因此、我輕易的將她壓制住。

「小董,不要啊…你不能亂來啊…我是艾莎姐啊。」

我哪聽的進去,我的左手早已伸進艾莎姐的衣服內隔著胸罩抓住她的乳房,右手則迅速的將我的褲子退去,我憋了很久的粗可惡的陽具,蹦的一下彈了出來,將粗大的陽具對準了艾莎姐的穴,正準備向前頂。

而艾莎姐掙紮著,心一急、手直接就從我的臉頰打了一巴掌:「小董、你不能這樣。」

而我也嚇到,突然間艾莎姐把我推開,起身將褲子拉起轉身往她的房間跑進去,把自己鎖住;只剩我恍神著坐在書房,眼下我自己也嚇住,不知如何是好?

約莫過了一下,我起身將褲子穿上,走向艾莎姐房門外,對艾莎姐說:「艾莎姐、對不起!」

「你走、我不想再見到你。」艾莎姐在房裡大聲叫著。

「對不起!」說完我直接離開了。回到了家裡我一直回想,雖然很對不起艾莎姐,但她的D級的乳房握在手中那美好的感覺,讓我的陽具又發漲了,只好幻想著,自己來自慰解決。

自那事件後,艾莎姐對我變的很冷淡,在公司不會跟我講話,更不用說下班找我去她家吃飯。

後來過了半年,到了公司一年一度的聚餐,由於這次的聚會改在別的地方舉辦,因此我要下午就要到地鐵站集合出發,而公司舉辦活動,只要是直系血親皆可參加,就這樣艾莎姐帶著她老公與小孩參加。

當天我提早到了地鐵站,等了一會而突然有人叫我,「小董…」我轉身一看,原來是艾莎姐她老公。

「你好!剛哥。」我回答著。

「嘿…你怎麼那麼久沒來我們家了,我還以為你離職了,問艾莎她也不講;怎樣最近好不好啊,等會我有帶象棋上車後再來戰個三百回合。」
而我看著象棋,讓我又想到那事,心想、艾莎姐應該是沒把事情說出。還好,不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我轉頭看著艾莎姐順說到:「艾莎姐、你好!」

艾莎姐擺臭臉轉頭不理我,只有小偉跑過來抱住我說:「小董哥哥你為什麼那麼久沒來家裡玩了。」

而艾莎姐很快的動作便把小偉拉走說到:「你午餐趕快吃一吃,不要去吵別人。」

而接著大夥也都到了,上了地鐵,一路開往目的地了。到了飯店,放好了行李,就準備參加餐會了。

每年聚會,因為不用開車,又住飯店,喝醉就直接回房睡覺,因此每年董事長都帶頭衝,而今年也不例外,通常吃完飯,有小孩的,媽媽會先帶回房睡覺,因為一定 繼續喝,每次都搞到很晚才結束,而艾莎姐也早早就帶小偉回房睡了。

酒過三巡後,大家也差不多醉了,尤其艾莎姐的老公,酒量很差,每次也醉第一個,從我進公司,每年都是我扛他回房睡。結束後,我按照往例,將剛哥扛回房「叮噹!」我按著電鈴。

艾莎姐開門,便罵:「又喝成這樣,又不是你聚會,每年都喝醉。」說完,便將剛哥的手撐起搭在肩膀上,我倆便一起把他扛到床上,然後艾莎姐則將他把鞋子脫掉。而我則站在床邊幫忙,我和艾莎姐合力將剛哥身上的衣服、褲子除去,剩下四角內褲。過程中,我眼睛不忘從李姐的領口瞧瞧她的乳房。完成後艾莎姐看我可能也喝多了,先倒了一杯熱水給我,然後弄了一條熱毛巾將剛哥的身子擦拭。

我開口說:「艾莎姐,那一次真對不起…」

「不用講了,你也喝多了,熱茶喝完趕緊回房睡覺了。」

可能晚上我真的喝很多,一瞬間我想要吐,便迅速衝進廁所找馬桶。而艾莎姐則跟進來在我後面拍著我的背,說到:「為什麼要喝那麼多。」拿了條毛巾給我擦拭。

我吐完起身,跌跌撞撞的要回房,艾莎姐走過來扶著我說:「你看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那麼愛喝,我扶你回房。」便把我的手撐在她的肩上,問我住幾號房。

「702」說完我把鑰匙給艾莎姐,往我的房間走去。我給艾莎姐撐著,我的手有意無意促摸她的胸部,而她的髮香加上陣陣體香…我已經快崩潰了,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本能的反應對我來說是一個嚴峻的考驗,褲子裡的陽具和我的神經一樣處於崩潰邊緣。進入房間後,艾莎姐把我扶至床邊,我假裝絆了一下,衝到她身上,可能用撲比較準確,順勢將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艾莎姐帶著責怪的目光看著我,說到:「你不要再亂來。」

酒精作怪、我終於克制不住自己,在床上將硬邦邦的下體緊貼在艾莎姐的下體…

艾莎姐吃驚不小,拚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掙脫。我緊緊地抱住艾莎姐,並將嘴貼近她的耳根,輕輕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顫抖了,同時嘴裏發出壓抑的悶哼,並左右猛擺,想掙脫我。

「艾莎姐,我好喜歡你」說完一隻手將艾莎的雙手緊緊扣住,並上伸壓在床上,另一隻手滑向她的胸前,那兩個36D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彈跳著一會兒併攏,一會兒分開,並隨意變換著形狀,我已經無法控制手上的力量。

艾莎姐大叫著:「小董你別亂來,不要啊…」但因為五星級飯店隔音設備作的不錯,我不擔心她的哭喊會被人聽見,我用嘴強吻著她,當我的舌頭與她的舌頭糾纏的時候,拚命的吸吮,艾莎姐只從嗓子眼發出隱隱的哽咽聲。艾莎姐越是掙紮,我越是將身體壓得更緊,我的手從她的胸前往下撫摸到腹部,即平坦又柔軟的腹部,伴隨著急促的呼吸,一緊一鬆,沒有多做停留就順著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掙紮的更厲害,但根本無濟於事,沒有任何阻礙的我插進她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揉弄她的密口。艾莎姐無法使用力,只能無謂掙紮。

「你放開我,我求你了,啊…不要…嗚…你怎麼可以又這樣…我…嗚…嗯嗯…啊…放開我…嗯…啊…啊…啊啊…嗯…嗯…不…可…以…」這次我並沒有像上次那麼急促,我則繼續挑逗艾莎姐。

「小…董…不…要…嗚…啊…嗯…啊…啊…嗯…」

在我的軟硬兼施下,終於艾莎姐被我挑逗得情慾戰勝理智了,身體開始慢慢的配合我。艾莎姐雖然嘴裡說不要,身體卻很想要我的愛撫,也漸漸的放鬆不在用力掙紮。此時我已經可以輕易把艾莎姐的小內褲脫掉時,用手指在她的小穴外挑逗著,延著陰唇外圍撫摸。

我先用手指揉捏艾莎姐的陰蒂,當我用中指插入小穴時,她還主動把屁股?高迎接我的侵入。而艾莎姐的一對36D乳房我當然不會放過,用嘴吸吮玩弄著。沒多久艾莎姐的陰道開始分泌淫水,讓我的手指更方便插入,於是我迅速的把褲子脫掉。終於憋了很久的陽具,再一次彈了出來呈現在1莎姐面前;將粗大的陽具對準了她的穴,準備再一次的向前頂。

「不…行…呀…小…董…不…」艾莎姐還是展現了最後女人應有的矜持。但此時的我,一刻也不容緩,立即將粗大的陽具往艾莎姐的小穴推進。

終於,我進去了,我說到:「艾莎姐…我的美麗性感女神…我終於幹到你了…嗯…你是我的了…」

我用全身的力量插進艾莎姐的穴,抱緊她的翹臀抽插著,嘴裡還含著她的大乳房吸吮著。專心享受夢寐以求、美麗動人的肉體。

「嗯…啊…龍…不可…以…啊…哦…嗯…哦…」

我一邊幹著艾莎姐,一邊玩她的乳房,一邊吻著她的雙唇,吸吮著她的舌頭,讓我快感連連地瘋狂抽插著。

「滋…啪…滋…啪…滋…啪…滋…啪…」

約莫抽插三、四百下,很快的,我感覺到,艾莎姐的高潮來了:「啊…啊…我…要…啊…高潮來了…哦…」艾莎姐可能還在矜持或是不好意思,因此小聲的叫著。

這時我故意停止抽插,趁艾莎姐被我幹的失去理智說到:「艾莎姐、妳說什麼!妳要什麼…大聲說出來…」說完,我故意用力頂了一下,將整只硬棒沒入她的穴裡在抽出。

「啊…你…好可惡…嗯…得了便宜還賣乖…」艾莎姐臉紅氣喘的說著。

我心裡暗爽著說:「大聲點…妳要我怎樣啊?」再一次的用力向前頂了兩三下。

艾莎姐已經受不了我這樣的抽送,說:「啊…算我求…求你…快…給我…啊…嗯…」

我心裡高興著:成了,已經被我完完全的征服了。

「嗯…嗯…啊…滋…啪…嗯…啊…滋…啪…嗯…」我加速著。

又做了大約五分鐘後,可能是喝酒的關係,搞得艾莎姐持續高潮了兩三次我還沒感覺要洩精,於是我將李姐轉過身趴在床上讓我從後面插入,讓我快感連連持續抽插著。漸漸的、我發覺到艾莎姐的叫聲越來越大。

「舒服嗎?艾莎姐…」我邊抽插著我的手也沒停止玩弄艾莎姐的乳房。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艾莎姐並未出聲,但從她投入的表情及叫聲應該可以知道她現在的狀況是極度享受著。

飯店裡都有大鏡子,看著鏡子裡的我和艾莎姐,眼前被我幹著的,是我每次自慰性幻想的對象之一?另一個當然是小姿。鏡子裡的艾莎姐,成熟且動人的肉體,那雙乳房因被我抽插身體而震動著。此時的我看著艾莎姐的屁股浮現了另一個想法,她的人較為保守,所以後庭應該不會讓她老公玩過,因而想探探她的另一私處,並成為她第一個男人。於是我將硬棒抽出,轉而推向艾莎姐的菊花部位,向前推進。

「嗯…不要…痛啊…不要啦…啊…」艾莎姐叫著,身體也往前移了一點。

而我也未停下,雙手抓住艾莎姐的腰部往,把陽具慢慢插進她的屁眼裡。一瞬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喔…很舒服…不愧是未開發之地…好緊…」而艾莎姐的屁股大概初次被陽具插進去,遭受到刺激而蠕動著,讓我差點就洩出來了。艾莎姐好似有感覺似的,手腳開始掙紮,卻被我壓住了。

「啊…不要啊…痛啊…不要啦…嗚…嗚…啊…啊…啊…」

我先不管艾莎姐,開始輕抽緩插著,抽插十幾下後,此時她也慢慢配合著,我的抽插速度也漸漸加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肉體撞擊的聲音,傳片整個房間。

實在太緊了,我感覺龜頭發燙,我知道我快要射了,加速衝擊昔艾莎姐那緊緊滑滑的屁眼。

「啊…啊…艾莎姐…我…快…射…出來了…啊…啊…啊…」一陣熱流竄到腦門,要射了,把熱熱的精液射進艾莎姐的屁股裡。射完後我趴在艾莎姐的身上,肉棒還插在屁股裡面,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好舒服…感覺太棒了…艾莎姐…妳真是個尤物啊」我翻身躺下並說到。

此時艾莎姐並未出聲,但卻哭了出來:「你…嗚…你…嗚…嗚…」欲言又止的起身走進浴室沖洗。留我躺在床上,可能是有醉意,一下子我就睡著了。

「鈴…鈴…」我半醒著看著時間已是早上7點半,原來是飯店的早晨呼叫服務,起身走進浴室,雖然有點宿醉,頭有點痛,但看鏡子裡的自己,回想昨晚的激情,陽具立即昇棋打招呼,而艾莎姐昨晚可能沖洗完後就回房去了。

此時的我,心理正掙紮著,不知待會遇見艾莎姐會發生什麼事,她會不會把事情攤開,告我強姦呢?算了,頭好痛,多想也是無意義,船到橋頭自然直,況且依我對李姐的了解,她應該會顧全,也保留自己的面子,應該不會講出來。沖完澡後,整理行李,到大廳集合了。

「小董,早安!」轉身看到艾莎姐一家三人從遠處走來,而剛哥跟我打招呼。

「昨晚喝醉了,每年都要讓你扛回房間,真不好意思啊!你昨晚睡的好不好啊!」剛哥說著。

「還可以啦!」我回答著。此時我心想:「好了!看樣子艾莎姐果然沒把事情攤出。」

而我轉眼看著艾莎姐,心裡感覺到,她走起路來怪怪的,心想、一定是昨晚搞了艾莎姐的屁股,讓她現在屁眼腫腫的走起路來很不舒服。我順便問艾莎姐:「早啊!艾莎姐,妳呢?昨晚睡的好不好啊!」而我嘴角微微上仰,滿意的偷笑著。

「哼!還敢講!」艾莎姐回答著,然後立即轉身走開。

過了大約五分鐘,同究們也陸續出現在大廳。而我則看到艾莎姐往大廳的廁所走去,姿勢還是怪怪的。我隨即跟了上去,跟進女生廁所。當進到廁所,發覺裡面只有艾莎姐在,其他間都沒人。我站在艾莎姐門外待聽到沖水聲,門正準備打開時,我順勢推了進去,將我和她鎖在裡頭。

「你還想幹什麼!昨晚被你弄的還不夠嗎?」艾莎姐可能怕被別人聽到小聲說著。

我故意說到,順便也探探艾莎姐的口風:「我是來贖罪的,昨晚真對不起,我喝醉酒做錯了事情,我打算去自守,給妳個交代。」

「這件事你可千萬別說出去,剛哥他是個保守、忠厚老實的人,你一講我的家庭會立即破碎的。」艾莎姐緊張的說。

「那我要如何做?我會受不了良心的譴責」我故意接著說到。

「不管!只要你不要將事情說出,我原諒你!」艾莎姐低頭無奈的說到。

正合我意,我心理暗爽著,立即把話一轉,露出真面目:「放心啦,艾莎姐你對我那麼好,待我如弟弟一樣,只要日後妳配合我,我就什麼不說了。」

「什麼!妳還想要幹什麼?昨晚被你弄的我現在走路很不舒服,你還想要我日後做什麼事配合你!你不怕我去報警、告你嗎?」艾莎姐生氣的說到。

「噓!小聲點,你不怕被人聽到啊!」

接著我又說:「沒關係!反正我單身一人,大不了進去坐牢,而妳呢?妳不一樣,我就不相信妳攤開講,不怕傷到剛哥與小偉的心嗎?」

「你…你怎麼那麼賊,我到今天才真正看清楚你的為人,虧我以前還對妳那麼好,把你當親弟弟一樣看待。你今天竟然講這樣的話…」

「別講那麼多了,生米煮成熟飯,看妳是要配合我呢,還是我現在出去跟剛哥認罪…」說完我試探著轉身開門要走出去。

艾莎姐看我要出去,一緊張便叫到:「等一下!」

在半推半就之下,艾莎姐再次低頭開口說:「這件事只要你不說出去,日後…」說著便停下來了。

我看艾莎姐已經屈服了,說到:「日後怎樣啊…妳剛剛說什麼啊…再說一次…」邊說邊伸出右手向前摸艾莎姐的乳房,真的是無法一手掌握,好柔軟啊,下體也膨脹起來了。

「只要你不說出去,日後你要我怎樣,我都配合你。」艾莎姐低頭小聲的說。

「好!一言為定。」說完我臉貼過艾莎姐親了她一下。

之後我將褲子脫掉,讓早就硬的發燙的肉棒現在艾莎姐眼前並說:「來…幫我一下,早上看到妳,我就想到妳那美麗成熟且動人的肉體,害我一直搭帳棚。」

艾莎姐懷疑,不好意思的說:「在這裡?空間那麼小怎麼做?」

「嗯!也對,好吧!那就用妳美麗的雙唇幫我口交吧!」我不懷好心的說著。

說完,我壓住艾莎姐的肩膀,讓她蹲在我前面,臉部正對著我堅挺的陽具:然後拉著她的右手握住我的陽具。

「怎麼做…口交…我不會…」艾莎姐臉紅著回答。

「啊…你跟剛哥結婚那麼久…沒幫他口交過嗎?」

「嗯…你也知道,我跟剛哥都較為保守…我們沒試過其他較特別的…做愛時…也都保持正常體位而已…」

我心想…真是暴殄天物啊…剛哥怎麼那麼浪費啊!

「沒關係!我教妳,用舌頭與嘴巴,想像妳在吃香腸一樣。」

說完,我立即用雙手抓住艾莎姐的頭對準我已硬硬的陽具,由於女性的矜持,起初她不敢去吸,最後我主動把陽具湊到她嘴邊,她才害羞地張開小口含住大龜頭,開始用舌頭舔弄我的龜頭,然後整根含住粗長的陽具,不時發出「酥酥」的吸吮聲,兩眼含情哀怨地看著我,艾莎姐的玉手也經由我的導引,溫柔地愛撫著我的兩個大睪丸。

「哦…真爽…你還真會吹喇叭。」

但此時,我看了手錶,差點忘記時間,索性抱著艾莎姐的頭,讓陽具用力在她的嘴巴內抽送。看著艾莎姐的美麗小口,被塞入自己粗長的陽具,也更加賣力地用陰莖抽插在艾莎姐的櫻唇。由於我的陽具太長,幾次的長抽深插也幹入艾莎姐的喉嚨,讓她無口求饒,只有當陽具幹得太深入喉嚨時,才發出欲嘔吐的聲音求饒。

「啊…啊…艾莎姐…我…快…射…精了…啊…啊…啊…」

最後我的陽具在艾莎姐的吸舔與我用力的抽插,我吸一口氣將陽具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了幾下後,把熱熱的濃精噴入她的喉嚨深處。

而艾莎姐則迅速轉身將濃精吐在馬桶內,立即起身到外面水籠頭漱口,而我則將褲子穿上走到她後面,用雙手抱住艾莎姐,捏了她的乳房一下,順便說:「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說完轉身開門,探一探有沒有人,然後向大聽走去了。

到了大廳,剛哥問到:「有沒有看到艾莎?快準備上車了,她怎麼不見了…」

「應該在上廁所吧!在等一下看看,我先上車了。」

說完,我便拿著行李上車。不一會兒,艾莎姐她們一家也上來了。就這樣一路到地鐵站,坐地鐵回去,結束這一趟豐收之旅。

日後果然我想要做愛、口交或者是肛交,艾莎姐都配合我,不管是在公司廁所,我租屋處還是艾莎姐家,只要一有機會或時間,我都會把握,而她也已經變成我的炮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0-4-7 10:43 , Processed in 0.21041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